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二千零七十七章 太过文弱

    说到这里,叶浮珣不禁懊恼地皱了眉头,覃凤是一个不怕死的人,还真是不能用寻常的法子来对付他,得另想他法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玉仙自然不知道叶浮珣依然没有放弃,只是说道:“这不就是了,覃凤并不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,更加不是软骨头,并非用刑就能逼得他招供的,所以我才坚持认为不能用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固然是本就不赞同用刑这种处事方法,可做事也是根据具体情况的,并非一味的仁善。

        叶浮珣抬眼看向白玉仙,心中有一种无法表达的复杂的感觉,总得一句话来概括就是,她感觉到自己与这个人正在相背而走,越来越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她只是因为白玉仙性格变了而有些不适应,并没有意识到他们之间的这一个问题,这一刻她才恍然大悟,原来随着白玉仙的记忆一起逝去的,不只有他们的过往点滴,而是他们之间所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过去他们心意相通,不管做什么都能想到一起去,但是现在,他们的分歧见长,貌合神离。

        叶浮珣的心一寸一寸地冷了下来,沉默片刻,说:“既然用刑没有用,那不如想另外的办法,逼迫起风开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白玉仙心里有一种预感,总觉得叶浮珣将要说出来的话,很可能又是自己不能赞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听见她回答道:“先前你不是派人去调查过覃凤吗?他在东辰生活这么多年,现在已是早过了而立之年的人,总该有妻儿家人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,他有一个十五岁的儿子,名叫秦旭,跟他的妻子一起在老家生活。”白玉仙用狐疑的目光盯住叶浮珣,问:“怎么了?你想拿他的家人来做威胁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浮珣点头,尽管她知道白玉仙不会赞同这种做法,但还是毫不避讳地承认了。“这是最好,也是最有用的办法,不是吗?覃凤就算再怎么骨头硬,也不可能置自己的妻儿不顾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,我不赞同这么做。”果然,白玉仙连考虑一下都没有,直接就否定了这个方法,“罪不及妻儿,不管覃凤在军营是什么身份,犯了什么大罪,他的妻儿始终都是无辜的,岂能将他们牵扯进来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我真拿他们来胁迫覃凤,那根本就是小人行径,今后还怎么在军中将士们面前抬得头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人行径……这在叶浮珣听起来,无疑就是在骂她是个冷酷无情的小人。她忽然有些想笑,这样的事她过去不知做过多少次,从来没有想过有什么不对,因为换了别人也一样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爷,我希望你明白,这个世上并非所有人都像你这般仁慈,换作覃凤站在你的立场,我相信,他一定会像我说的这么做,你的仁慈,非但对你没有任何好处,反而长此下去,迟早有一天会带来灾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浮珣心里一团乱,不想说话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道了一句晚安便回房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