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1055章 西施仙子施夷光

    “以前我刚洗的衣服,是被你拓了爪印吧?”施夷光抚着小花的毛发笑问道。

    没了对手,见小花浑身僵硬的被人抱在怀里,两只黑宝石般莹润的小眼睛里尽显疑惑,虎龙别提多解气多开心了,忍不住仰天咆啸还以庞大的身躯又蹦又跳。

    羊衔看着小花被轻易抓走,眼角忍不住一阵抽动。他曾说过自己抓不住小花,是真的,除非偷袭。

    如今白衣女子同样是偷袭,可她才筑基八层境界啊。紫阳宗的擒龙手,竟如此神奇!

    擒龙手!掌握紫阳宗的擒龙手,此人是施夷光无疑了。

    “擒龙手?”陈瑜却有些疑惑,问道:“夷光师姐怎么会擒龙手?”

    一手抱着小花,另一手拭去眼角泪水,施夷光冲陈瑜一笑,道:“在魏洛被俘之后,我被编在紫苏师妹的亲卫里。”

    陈瑜恍然,紫苏拜孟姚为师之后,曾率元州军士横扫祖地,明面上是为元宗讨伐不臣,实则清算对紫阳宗落井下石的毒瘤。

    施夷光曾经被俘?虽已经知道元州从未朝拜修武,恒玄、郑维新等人还是不禁望向司马昂。但心中却在感慨,那位李启功城主知不知道,自己惹了什么样的存在?

    “夷光师姐‘围魏救昭’,这一招实在高明,元靖跟屠岸贾都选不绝口呢!”陈瑜再次向施夷光恭喜道。

    得益于风铃渡不断将西域的消息向四方传播,施夷光在金镛城拥有极高声望,但恒玄、陈骏之这些人今日只因她的声望就前来迎接吗,不是。

    南秦国主派大将军接近军队,派十余结丹抓施夷光。见此情形,在南秦大将军抵达的前一天,施夷光挂印离去。

    没了施夷光,南秦大军顿时涣散,其大将军只好率军离开言魏。而进入修武境内的司马芒,却搜罗了言魏以及周边诸城的城卫军,衔尾追杀南秦大军,一副重新灭亡南秦的架势。

    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做的,施夷光离开后一个月,司马芒尾随南秦大军,已经打到昭阳附近。而昭阳乃是南秦国都的屏障,一旦昭阳失陷,南秦必定灭亡!

    国难思良将,南秦国主有没有怀念施夷光,此事无从得知。但已经抵达魏都大粱的施夷光,却冒着暴露行迹被司马氏元婴抓获的风险,前往秦都咸阳求见秦相百里洄、秦国大将军嬴渠,并且请求秦国出手救南秦!

    “姑娘竟如此不计前嫌?”秦相百里洄问道。

    施夷光在金镛城拥有极高的声望,在西域的声望更高,因此才能顺利见到日理万机的秦相和秦国大将军。

    “南秦国主也是被逼无奈。”施夷光继续解释道:“而且晚辈一介外人,初至南秦就被授予一切兵权,或许那时南秦国主病急乱投医,但这份信任,值得晚辈再奔波一次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姑娘别怪老夫市侩,可是救南秦,我大秦能得什么好处?”秦国大将军赢渠道。

    “秦国,可得南秦为属国,将来征战时可为大秦充当马前卒。”施夷光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说,南秦可以投降大秦?”秦相百里洄笑道:“但是,南秦同样可以投降修武啊?”

    “投降司马芒则南秦国主性命难保,而投降大秦可保国祚。这个道理,晚辈已经告诉南秦国主了。”施夷光道。

    “然则,大秦与南秦并不接壤,中间隔了四、五个周国呢。”秦国大将军赢渠道。

    “但大秦与修武言魏只隔了十三座城池,都是摇摆在两大势力之间的缓冲区。”施夷光道:“司马芒不但带走了言魏数万城卫军,更抽调了周边城池的全部兵马,现在的言魏已经不堪一击,现在言魏到延津之间,是真正的一马平川!”

    延津,不止本身物产丰饶,更是修武司马氏大长老司马振江一脉的封地!

    秦国出兵,兵锋直指言魏。已经包围昭阳,命令南秦国主‘坦胸衔玺牵羊’的司马芒听得消息吓地亡魂大冒。他再是受父亲司马坚秉宠爱,也不敢担上失陷延津的风险。

    因为,没了延津,大长老司马振江就没了底气,修武老宅那些被弹压的亲族长老们必然要要闹事,甚至要求司马坚秉换个大长老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修武司马氏会暴发内乱的!

    所以司马芒收兵,回防言魏。

    秦国在距离言魏只剩一城之遥,停下了。

    陈瑜之前给自己闯下忠义之名,怨公子甚至将那处无名斜坡命名为落木坡。然而人都是善忘的,再加上金镛城持续了几个月的谣言,将陈瑜的忠义之名冲击的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更忠义的施夷光出现了。

    陈瑜对郑维新、陈骏之这些人笑骂由心,却不代表别人也可以。事实上便是在整个修仙界,恒玄、陈骏之、姜惟这些人亮出名号,那也是极有号召力的。就像在如意宗,曾新瑶指挥修士攻打妖修大军,也要借助这些势力的名号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今日齐聚传送广场,迎接的是施夷光的忠义!

    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