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 580章 容爹擅改说辞,堂远难理情丝

    部分野菜过季变老,但山水之间,会赠予他们别的吃食。

    河水寒凉,三人下了鱼篓就坐在一边晒晒太阳。

    长久是个闲不住的,兴趣盎然问叶堂远:

    “三哥,你跟容小姐到底咋回事?”

    叶堂远推了他一把道:

    “啥事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就没有,你推我干啥?”

    长久皮实,撑着重新坐好,没超过五个呼吸又嘴欠:

    “欸,三哥,一个姑娘把她爹带来,就为了给四哥贺喜啊?我不太信。”

    福禄:“我也不信。”

    叶堂远双眼放空,随口道:

    “你俩闲啊?那去问问容老爷呗。”

    长久和福禄默契地向后倾斜上半身,容老爷带着目的来的,肯定是跟三哥有关系。

    这个年纪就故事多,他们俩孤男寡女相处大半年……

    俩人目光一碰,今日非得搞明白三哥的心意。

    长久轻轻撞了下人道:m.

    “三哥,喜欢一个人是啥感觉啊?”

    叶堂远捡了一把小石子在手里,一颗一颗往河里扔。

    “等过几天,问你四哥去。”

    福禄在另一侧道:

    “三哥,银子能买到喜欢吗?”

    叶堂远向后仰躺着,看着天空道:

    “能啊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树丛里,容时遥抿了唇。

    三人都未出声,只是叶堂远说的两个字,让三人各有思索。

    叶堂远目送两只飞鸟经过,才继续道:

    “银子能买到真东西,唯独买不到真情。

    我喜欢银子,是因为赚银子的经过有趣,银子本身很纯粹。

    我不喜欢女人,是因为人心复杂多变,每个人都牵扯着因果。

    因果不了,此生不静。”

    福禄一针见血的说:

    “你很矛盾。”

    叶堂远也呵呵笑。

    嗯,是挺矛盾的。

    就像他对容时遥的感情。

    目前他所认识的人中,容时遥无疑是家人之外,最特别的一个。

    一起喝酒,一起露宿,一起打拼,一起数钱……

    他们有太多共同回忆,那是割舍不掉的啊。

    同时他也是懦弱的。

    靠赚银子,以此来躲避繁重的农事,是因为兄弟姐妹宽容待他。

    不娶妻成婚,是因为不敢承担一个人的后半生吧。

    虽然他总说容时遥是奸商,但其实内里,她是个好姑娘。

    好到叶堂远觉得,会有个比他强百倍千倍的男人,呵护她,陪伴她。

    饭桌上的氛围有点尴尬的热情,盼儿皱眉盯着菜盆菜碗。

    心下琢磨着,不咸不淡的,手艺也没退步啊,哪里出问题了呢?

    各怀心事的几人勉强对付一口,叶青竹什么人?掉一口汤都得争取舔干净。

    趁着众人还在桌上,敲了敲筷子道:

    “明儿不用多做饭了,把这些热热还能吃两顿。”

    叶堂远低下头找地缝,容家父女俩心下了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