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2094章 后记3

    达克赛德很郁闷。

    从很早之前开始,他便知晓终有一日多元宇宙将迎来彻底的毁灭——帕母的毁灭危机。

    为了应付最终的毁灭,他开始追求更强的力量,足以超脱多元宇宙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和帕母做了一个交易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“黑暗君主”都是维持宇宙危机力正常运转的平衡机制。

    达克赛德违背了“起源”赋予天启星之主的天职,将危机力导向帕母。

    之后多元宇宙内所有危机产生的危机力,都被帕母吸收,成为她挣脱起源墙封印的资粮。

    作为回报,帕母告诉了他生命方程式的秘密。

    在无限地球危机中,达克赛德成功窃取反监大王的反生命方程式。

    到了最终危机,他以生命方程式和反生命方程式论证“我即是宇宙,宇宙即使我之躯”。

    如果他论证成功,将获得整个多元宇宙的力量,从而完成超脱。

    连胜利的曙光都没见到,他便惨遭失败。

    他被帕佩图阿耍了。

    只依靠现有的方程式,压根不可能完成“我即是宇宙”的论证。

    然后达克赛德开启了自己的b计划——自杀脱身,俗称提桶跑路。

    在达克赛德战争中,他脱去了黑暗君主的束缚......没完全成功。

    达克赛德计划非常完美,莱克斯·卢瑟已经入局,成为新的黑暗君主,且乐在其中,还在继续搜集其它黑暗君主的神格。

    可惜谋事在人成事在天。

    “起源”不许他跑路,黑暗神格兜兜转转又回到他体内。

    幸好达克赛德技高一筹,早在第一次入侵地球时,就准备好了格蕾尔(他与亚马逊女刺客生下的女儿)那招绝世好棋。

    格蕾尔将他的灵魂塞进了地球-3小亚历山大·卢瑟的体内。

    小亚力山大·卢瑟为“唯一英雄”卢瑟的儿子,拥有“先天炉鼎圣体”——可以让别人完美夺舍,且完美继承双方的全部天赋与力量。

    前后两代小卢瑟,都被强者灵魂夺舍。

    第一代小卢瑟被监视者玛尔·诺乌的残魂暗中控制,第二代小卢瑟直接为达克赛德献出了身体。

    而小卢瑟拥有“赞沙”天赋,通过呼唤“赞沙”来夺取别人的神力,也能通过喊“赞沙”放空体内的神力。

    哪怕“起源”降下天命,让黑暗君主的神格再次回到“达克赛德·小卢瑟”体内,只要喊一声“赞沙”,也能将神格和神力排除体外。

    谋划到了这一步,达克赛德总算斩断身上的束缚,可以正式开启跑路计划了。

    他想得很清楚,即便有一日起源墙倒塌,要离开多元宇宙也很困难。

    要么拥有超脱级别的实力,凭力量横渡太虚;要么借助外物,打造渡河之舟,乘坐飞船进入全能宇宙。

    论证“我即是宇宙”失败,达克赛德便只有一个选择。

    他看中了欧米伽巨神的遗产,或者说遗骸,带着女儿潜入繁荣星系,最终随着繁荣星系沉入“巨神之墓”。

    欧米伽巨神没有正经的墓地,只不过当初为了杀死巨手,哈莉联手众神创造了一个能级接近多元宇宙的“大宇宙”,将欧米伽巨神困在其中,拉入太虚边缘,方便使用熵之魔剑的力量。

    欧米伽巨神死后,“囚笼宇宙”从太虚边缘往上飘浮,连续穿过灵薄狱底层、灵薄狱中层、灵薄狱表层,最终与物质宇宙接壤。

    而接壤的地方恰是科鲁人安置瓶中文明的“繁荣星系”。

    哈莉还亲自去繁荣星系观察过,欧米伽巨神虽死,但它们死前已经抽干科鲁文明的精华和未来天命,现在精华和天命外泄,被繁荣星系的瓶中文明吸收。

    繁荣星系与囚笼宇宙相互吸引,最终相互碰撞、融合。

    这对繁荣星系中的文明来说是一件大好事,所以哈莉当时并没阻止。

    与“囚笼宇宙”融合后,繁荣星系的时间流速开始极速加快。

    主宇宙只几个月的时间,繁荣星系已然过去两千年。

    两千年足以让一个星球文明建立全新的信仰。

    利用繁荣星系的“众生信仰与信念”,达克赛德终于从欧米伽巨神残骸中提取出建造“全能宇宙飞船”的材料。

    “赛普尔克号,终于成啦!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墨黑色、蜻蜓样式的巨舰,长着卢瑟面孔的达克赛德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就要离开吗?”事到临头,“达克赛德之女”格蕾尔有了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起源墙崩塌,帕佩图阿脱困,我们不赶紧离开,还留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达克赛德瞥了女儿一眼,明白她对这个熟悉的世界依旧有眷恋、对陌生的全能宇宙心怀惶恐。

    他道:“我们宇宙的结局已经注定——末日将临。

    任凭魔女哈莉怎么奸邪狡诈,甚至让她侥幸击败了创世之母,巨手族那关也铁定过不了。

    而且巨手族不会恰好等她击败帕佩图阿,或者帕佩图阿刚好打死魔女哈莉时才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必然提前封锁多元宇宙。

    现在起源墙刚崩塌,我们还有机会,若是稍有迟疑,等巨手族的判官过来,想走都走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达克赛德也忍不住面带傲色地唏嘘感慨,“你和我,大概是此方多元宇宙唯一的幸存者。

    我明白你对前路感到迷茫,可我们至少有希望。

    渡过了对未知全能宇宙的适应期,我们终将蛟龙入海,一飞冲天。”

    格蕾尔叹息一声,不再犹豫了......她犹豫也没用,达克赛德只稍微顾忌她的想法,却压根不会为她改变计划,这会儿他已率先进入“赛普尔克”。

    如果格蕾尔不赶快跟进去,他直接启动飞船自己离开。

    反正赛普尔克号已经打造完成,格蕾尔几乎失去价值。

    可惜达克赛德如此果决,依旧没能顺利离开多元宇宙。

    脱离繁荣星系进入宇宙之外,甚至没有深入第一环带,赛普尔克号便遭遇故障。

    “问题不大,只是引擎系统崩溃。”达克赛德倒是十分镇定。

    格蕾尔叫道:“引擎难道不是飞船最重要的部位,引擎系统都崩了,还问题不大?”

    达克赛德呵斥道:“看看周围的陨石,它们都是起源墙崩塌后残留的碎片。

    你可明白这代表了什么?

    代表我们现在已经越过起源墙的位置,脱离了多元宇宙!

    脱离多元宇宙后,多元宇宙内的物理规则、宇宙法则,全部失效。

    我们在多元宇宙内、按照宇宙规则打造的引擎当然要出问题。

    这在我的意料之内。

    引擎出问题甚至算不上坏事,而是一件大喜事——证明我们的确脱离了多元宇宙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?”格蕾尔问道。

    达克赛德离开驾驶台,很冷静很自信地说:“我本就计划好,等进入太虚,根据太虚新规则,对飞船上的设备和仪器进行一次大升级。

    升级用的材料我早准备妥当,现在只需适配太虚环境即可。

    等着吧,最多半个月,我们即可再次出发。”

    达克赛德比他自己想的还要聪明。

    只用了三天,他便重新构筑了引擎系统,飞船已经可以正常上路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花费了一周时间,将整个飞船检查了一遍。

    见到老爹如此牛掰,格蕾尔也放下担心,开始观赏全新的无限太虚。

    “真的只有我们呢,这么长时间,我一个神灵或宇宙飞船也没见到。”她盯着窗外,既是怅然,又有一种别人无、只我有的满足。

    达克赛德淡淡道:“目前还只在全能宇宙外围,神魔可以来到此处。

    不过太虚没有时空,碰到熟人的概率极低。”

    飞船修了一周,再次上路不到三天,引擎系统再次崩溃。

    达克赛德依旧淡定,道:“我们进入了新的区域,相当于从海岸线进入‘近海’,之后可能还会进入‘深海’。”

    他是对的。

    对引擎系统进行第二次升级换代后不久,飞船第三次熄火。

    因为有达克赛德提前预告,现在格蕾尔已经没一点担心。

    一切都在老爹掌握中。

    “啊啊,你看,那是太阳!”忽然,格蕾尔指着前方激动大叫,“恒星在消失,一阵白光之后,完全消失不见。”

    达克赛德微微一笑,“我们彻底进入全能宇宙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会不会也......”格蕾尔刚要问,飞船第四次“嘀嘀嘀”鸣叫着熄火。

    “果然,我们进入了全新的规则区域,这次改造后将彻底适应全能宇宙,赛普尔克号将是真正的全能宇宙母舰!”达克赛德眼神激动,浑身充满干劲。

    “父亲,我们的飞船也在冒白光。”格蕾尔叫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欧米伽巨神装甲肯定不会出问题。”达克赛德十分自信。

    这家伙又判断对了,赛普尔克号果然抵抗住全能宇宙的虚无环境。

    只不过在引擎升级上,他遇到一点小麻烦。

    并非他智慧不足,也非他判断失误,纯粹是全能宇宙没有能量、没有物质、没有法则,他想适配全能宇宙的环境,得先了解全能宇宙的规则。

    难就难在了解全能宇宙规则上。

    “全能宇宙,果然环境恶劣。”达克赛德脸上不见气馁和沮丧,反而更添傲然与得意之色,“连借助赛普尔克号横渡太虚,已经如此困难,若要抛开器物,只凭自身境界逃离多元宇宙,几乎是自赴死路。

    若是来到了此时此地,处境只会更加不堪。”

    他在为自己的英明抉择骄傲,为自己能打造出“渡河之舟”赛普尔克号而得意。

    格蕾尔一脸认同地点头。

    她自身也是拥有神王实力的神魔,可以她的实力和境界,也对外面的太虚环境感到胆寒,仅在心中幻想“若自己离开赛普尔克号,真身踏足全能宇宙”,她的危机灵觉便被激烈触动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赛普尔克号的确遇到很多困难,可困难只是耽误时间,老父亲总能解决困难。

    若以神魔之躯在这儿遇到“困难”,那“困难”便是绝境,直接光化消失了。

    到了此时此刻,她已完全认同老父亲的“赛普尔克号计划”是何等英明果决。

    正内心感慨着,忽然她目光一凝,盯着窗口失声尖叫,“啊,父亲,你看,那是不是一个人?”

    达克赛德转头一看,身子僵硬,表情有些呆滞。

    果然,有一个人以极快的速度从远方飞来。

    没有借助飞行器或魔法神器,他凭空渡虚,速度还非常快,仿佛没遇到任何困难,只眨眼的功夫,他已经从赛普尔克号边上掠过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那人还偏头朝达克赛德父女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双方隔着欧米伽巨神材料打造的“玻璃”窗口,达克赛德看清他的面庞,还感受到对方的力量气息;对方也看到卢瑟外貌外形的达克赛德,穿着一件卡其色工装,左手提着个扳手,身上脸上都有油污的痕迹,他边上的达克赛德之女目瞪口呆......

    “法克,是亚魔卓!当初地球集体飞升,他得到了莫比乌斯之椅,成为知识之神,我认得。”达克赛德捏紧手里的扳手,身子有点颤抖。

    或者说,颤抖的不是他的身体,而是他的“道心”。

    “亚魔卓刚刚......”格蕾尔咽了口唾沫,喏喏道:“他一直面无表情,但在看向我们时,似乎嘴角上钩,在嘲笑我们?”

    达克赛德抿紧嘴唇没说话。

    良久,他一声不吭,重新蹲下身,继续引擎设备的更新换代。

    格蕾尔情绪低落,再无之前的优越感。

    不过这番刺激对他们而言也算好事。

    本来没啥头绪,不知何时完工的修理工作,达克赛德闷不吭声地折腾了两天便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父女两个振作精神,再次上路。

    不知过去了多久,也不晓得飞行了多远的路程,他们再没见到一颗陨石,周围只一片虚无。

    “父亲,咱们是不是迷路了?”格蕾尔小心翼翼问道。

    自从见过独闯太虚的亚魔卓,赛普尔克号内的气压似乎都低了一截,达克赛德灰色的脸庞也一直阴沉着,从来不主动说话。

    格蕾尔知情识趣,也不主动叨扰老爹。

    可自从进入“深水区”,她便失去时间概念,仿佛过去了几百几千年,心里都有些疲累了。

    “全能宇宙压根没路,怎么迷路?”达克赛德漠然道。

    “可我们总得有个方向和目的吧?”格蕾尔道。

    达克赛德道:“前方就是方向,下一个多元宇宙即是目的地。”

    格蕾尔无语,“咱们蒙头乱撞,会不会一直在原地打转?”

    达克赛德沉默了一会儿,道:“我犯了个错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错误?”

    “我千算万算,却把最简单、最基础的‘运动参照物’给忘了。不建立参照系,‘运动’这一概念便无法存在。”达克赛德叹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建造一套参照系呀。”格蕾尔道。

    达克赛德轻轻摇头,“我们彻底失去了参照系,太虚空荡荡,也没什么给我们参照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该怎么办?”格蕾尔茫然道。

    “继续前进,只要我们还在‘前进’,总有抵达彼岸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除此之外,别无它法。

    格蕾尔小声道:“早知如此,我们当时应该给亚魔卓打声招呼的。

    咱们是黑暗新神,他也做过黑暗新神。

    他是地球超级恶棍,咱们和正义联盟、和魔女哈莉也不对付,或许能组——呀,亚魔卓?!”

    嘴上还在念叨亚魔卓,她便眼前一花,见到亚魔卓站在自己对面。

    格蕾尔还在揉眼睛,确定自己是否产生幻觉。

    达克赛德已然警惕开口,“亚魔卓,你不是早就离开了吗?现在回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亚魔卓表情奇怪,“我和你一样,有些鲁莽了,没提前设定参照系便越过第二环带,彻底进入全能宇宙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失去了方向?”达克赛德嘴角勾起愉悦的微笑。

    下一刻他又收敛笑容,惊疑道:“不对,你若失去方向,为何能找到我们?”

    “整个太虚,空无一物,我只隐约感应到你们跟在后面。”亚魔卓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速度明显比赛普尔克号更快......”达克赛德越说越慢。

    “‘速度’在全能宇宙没意义,或者说,在全能宇宙需要重新定义‘速度’的概念。”亚魔卓道。

    “可方向......”以达克赛德的老练,已隐约察觉到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你是从哪里来的?多元宇宙现在是什么情况?你刚才说‘第二环带’,为何有环带?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连第二环带都不知道?”亚魔卓有些惊讶,不过没有迟疑,直接通过精神传音,把自己的经历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魔女哈莉竟然能捶爆帕佩图......还有你,你竟然接近超脱,还窃取了帕佩图阿的基因秘密......魔女哈莉的《思维真经》我知道,它真的这么强?”

    一直以来达克赛德都是多元宇宙的主角,无数大危机、大事件都围绕着他转。

    可现在他感觉自己成了桃源洞中人,不知有汉、何论魏晋,对外面的世界都陌生了。

    “《思维真经》残缺不全,真正强大的是我本身。”亚魔卓淡然道。

    达克赛德盯着他双眼,脸上有挑衅也有渴望,“你把《思维真经》给我,咱俩来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亚魔卓抬起手指,轻轻在他额头上点了一下,“这是魔女哈莉的残缺版《思维真经》,我补完的是我自己的,有能力你也补完一套《黑暗君主思维真经》。”

    “你绝不会失望。”

    达克赛德当场盘膝而坐,开始修炼《思维真经》。

    亚魔卓也找了个地方盘膝坐下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格蕾尔看了看老父亲,又看了看亚魔卓,问道:“咱们失去了方位,你们不想一想办法?”

    “这里压根没方向,上哪找‘方向’?反正我们拥有无尽寿命,等着吧,只要在‘前进’,总有抵达终点之时。”达克赛德闭着眼睛平静说道。

    格蕾尔无奈......无聊.......无了耐心,开始找亚魔卓说话,亚魔卓不理,她靠过去,身子挤挤挨挨,亚魔卓依旧不理。

    她倒不是馋他身子,纯粹百无聊奈,想找人排解寂寞。

    即便亚魔卓不理,她依旧对他絮絮叨叨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“轰隆~~~”

    赛普尔克号一头撞上巨大到看不见边界的陨石,直接深入其中,卡在里面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啊,父亲,我们终于到岸啦!”格蕾尔呆滞了一瞬,便激动得泪花飞溅,抱着亚魔卓又亲又啃。

    亚魔卓摁住她的脑门,硬生生将她推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