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2553章 逃兵

    阿杰莉娜的脸上露出了笑容,接着她冲索科夫竖起了大拇指:“没错,米沙,你真是太聪明了,我的话还没有说完,你就猜到上级即将给我安排的工作。没错,

    就是让我去参谋部办公室下属的翻译组,去从事翻译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翻译组的人不少,目前在编的人数有47人。”索科夫说道:“再加上你,会不会太多了点?”“怎么会太多呢。”阿杰莉娜向索科夫解释说:“据我所知,编辑组大多数的翻译,都是配合出版社,把驻德集群司令部发布的命令,翻译成德语,这项工作

    的工程量可不小。除此之外,只有少数几个人,才能担任随身翻译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你如果进了翻译组,有可能是让你担任随身翻译一职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这样的。”阿杰莉娜面带笑容地说:“等你去巴伐利亚的时候,我就能以你随身翻译的名义,一同前往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话,电话铃声忽然响了起来。阿杰莉娜起身想去接电话,却被索科夫拉住了:“我去接!”

    抓起话筒贴在耳边,索科夫大声地说:“我是索科夫!”

    听筒里短暂沉默之后,传来了恩斯特的声音:“您好,将军同志!”“哦,是恩斯特。”索科夫听到恩斯特的声音,心里不免有些诧异,自己刚从他那里回来不久,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,难道出了什么事情?“你给我打电话,

    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将军同志,”恩斯特有些迟疑地说道:“我给您打电话,是想请您帮一个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忙?”“我有个邻居,准确地说,是我表兄霍森菲尔的邻居。”恩斯特吞吞吐吐地说:“他希望能在新组建的警备司令部里任职,我冒昧地给您打电话,就是想问问

    ,是否可以给他安排一个职务?”索科夫听后不禁微微一皱眉头,心说警备司令部还没有开始组建,恩斯特就想往里面安插人手,未免太不识趣了吧。他冷冷地问:“恩斯特,不知那人叫什么

    名字,战争期间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他叫德纳瑞斯,是驻罗马尼亚军的一名中尉。”“驻罗马尼亚军的一名中尉?”索科夫努力地回忆了一下关于苏军在罗马尼亚作战的历史,隐约记得乌克兰第二方面军是在194年9月就解放了罗马尼亚全境。

    恩斯特所说的德纳瑞斯,应该不仅有驻罗马尼亚军队里的任职经历,应该还在其它的部队待过:“除了驻罗马尼亚军之外,他还在什么地方担任过职务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,他只在驻罗马尼亚军待过。”“恩斯特,虽然我指挥的部队不是隶属于乌克兰第二方面军,但我也记得,罗马尼亚在1944年9月就被我军解放了,驻罗马尼亚军应该是那一时间取消的。

    难道德纳瑞斯所在的部队,依旧保留着驻罗马尼亚军的建制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将军同志。”恩斯特有些迟疑地说:“因为早在1944年8月,他就当了逃兵。”

    “逃兵?”索科夫听后吃惊地说道:“恩斯特,你是说,他在罗马尼亚被我军解放之前,就当了逃兵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将军同志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怎么当的逃兵?”索科夫饶有兴趣地问:“是在与我军决战的战场上吗?”

    “他当逃兵的事情很复杂。”恩斯特在脑子里组织了一下词汇,继续说道:“在电话一时间说不清楚,不知您是否允许我带他去见您,让他当面给您讲清楚。”“可以!”索科夫非常想了解德纳瑞斯当逃兵的经过,便爽快地答应了,他看了看手表,接着说:“今天有点晚了,明天上午十点,你带他到阿德隆大酒店来

    见我。你到了酒店之后,只需要告诉前台,说是找我的,她们就会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将军同志,我明天上午十点准时到。”

    索科夫放下电话时,阿杰莉娜好奇地问:“米沙,什么事儿?”“恩斯特对我说,他有个邻居也想成为警备司令部的一员。”索科夫说道:“这人曾经在德军驻罗马尼亚军里担任过职务,后来当了逃兵。我让他明天上午十

    点,带那人到我这里来,我想和他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逃兵?!”阿杰莉娜吃惊地说:“我听说德国人只要抓住逃兵,不但会直接枪毙,甚至还会把他们的亲人都送进集中营,他是怎么逃过追捕的?”“具体的情况,恩斯特没说,我也不清楚。”索科夫说道:“如果你想知道详情,明天可以和我一起去见他,顺便帮我当翻译,我想这位德纳瑞斯中尉,应该

    不懂俄语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阿杰莉娜不假思索地说:“这是我的职责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刚九点半,索科夫就接到了前台打来的电话:“将军同志,有两个人找您!”

    索科夫看了一眼时间,发现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小时,应该是恩斯特提前来了,便反问道:“他们有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?”担任前台的女兵回答说:“是两个德国人,一个叫德纳瑞斯,一个叫恩斯特。叫恩斯特的人俄语说得挺好的,他说是昨晚就和您约好的,所以我特地打电话问

    一下您,看是否有这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女兵同志。”索科夫回答说:“你先让他们在接待区坐一坐,我会尽快出去的。对了,别忘记给他们准备茶水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将军同志。”前台态度恭谨地说道:“我会给他们准备好茶水的。”